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社 > 优秀论文 > 关键词:系统功能语言学视角下英日汉主位结构对比研究

系统功能语言学视角下英日汉主位结构对比研究

发布时间:2016-12-15  点击量:

【摘要】主位(theme)是韩礼德系统功能语言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本文从对比语言学角度出发,以韩礼德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为指导,结合英语、日语、汉语(英日汉)实例,尝试性地探讨英语、日语、汉语主位结构的异同。 
  【关键词】英语 日语 汉语 主位 主位标记 标记性 
  【中图分类号】G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6)08-0112-01 
  “主位(theme)——述位(rheme)”这一概念最早是由布拉格学派语言学家马泰休斯(Mathesius)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提出的, 他指出主位是话语的出发点,是话题所谈论的对象。1960 年澳大利亚语言学家韩礼德对其进行了发展,并将此术语纳入其系统功能语言学中。韩礼德(1994)认为:小句作为一个消息结构,是由主位和述位构成的,主位是一则消息中起出发点作用的成分,而消息中余下的部分,也就是发展主位的部分,叫作述位。主位总是在述位前面出现, 这是由主位的起点功能所决定的。 
  韩礼德(Halliday)在“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一书中具体阐述了主位理论,并把它定义为:1)主位是小句出发的起点;2)主位指小句信息的起点。根据主位本身结构的复杂程度(2000),他把主位分成了“单项主位”(simple theme)、“复项主位”(multiple theme)和“句项主位”(clausal theme)。单项主位是指只出现了概念成分,而语篇成分和人际成分没有出现的主位,单项主位的组成形式通常由名词词组、介词词组或副词词组充当;小句(句项主位)也可以作为单项主位的一种形式。因此,韩礼德(Halliday)的主位分类可以概括为“单项主位”和“复项主位”。复项主位中有且只有一个“概念成分”,另外还可能含有“语篇成分”和“人际成分”,如果这三种成分同时出现,那他们的顺序为:语篇成分—人际成分—概念成分。由此可见,复项主位由多个成分构成,因此,他还根据复项主位中不同成分所行使的不同功能将主位分为“语篇主位”( Textual theme) 、“人际主位”( Interpersonal theme ) 和“主题主位”( Topical theme)。 根据有无标记,他把主位又分为“无标记主位”(unmarked theme)和“有标记主位”(marked theme);无标记主位是指在句子中充当主语的主位,而有标记主位是指句子的主位与句子的主语不重合的主位。 
  一、英日汉主位结构的识别 
  韩礼德(2000)指出,不同的语言,主位体现方式可以截然不同。但如果某一特定语言中的消息结构是以“主位(theme)——述位(rheme)”组织起来的,而这种结构又以各成分在小句中的序列来表示的话,那么主位自然应该在句首,而不是在句末或者某个其他特定的位置上。因此,作为一个一般原则,主位可以识别为小句第一个位置上的成分。如在“我是老大”中,“我”是该小句的主位;“老大是我”的主位是“老大”。英语和日语小句的主位位置和汉语一样,如: 
  (1)I am Xiaowang. (我是小王) 
  (2)Xiaowang is I. 
  (3)わたしはおぅです.(我是小王) 
  (4)おぅはわたし. 
  由此可见,主位这一概念具有跨语言的共性,句首位置是识别主位的主要标准。 
  二、主位标记 
  韩礼德认为主位的判定一靠位置,即位于句首;二靠功能,即小句信息的起点。这表明句首成分具有主位性质。韩礼徳(2010)指出,在英语中主位是由它在小句中的位置决定的,不再需要其他标记。而在汉日主位结构中,主位后经常伴有标记词。日语经常使用“は”、“が”等标记或逗号将主位置于明显的句首位置;汉语口语中常使用“啊!呢!嘛!吧”等语气助词和逗号,但是书面语中,有时候没有主位标记。例如: 
  (5)これはわたしの名刺(めいし)です。 这是我的名片。 
  (6)いささか古い話ですが、先月の末のことでした。(这是发生在上个月的事)。 
  (7)走嘛!我想去看看。 
  (8)你看,那儿的风景多美! 
  (9)I am very interested in English. 
  (10)She is my good friend. 
  例(5)中的“わ”用在主语“これ”后,表示“これ”既是主语、主题同时也是主位。“わ”还可以附着于其他成分后,如宾语、状语等,起各种辅助作用。“が”也有同样的用法,例(6)就是“が”起辅助作用的用法。而在汉语口语中,汉语句首的其他成分,比如人际成分和篇章成分也可以用“啊、呢、嘛、吧”等语气助词和逗号标示。例如: 
  (11)反正呀,到时候再说也行。 
  (12)一直啊,我这心里就不塌实,,总觉得要出事。 
  (13)我觉得吧,你特有老师范。 
  上例中的“啊 、 呀 、吧”都是跟在副词、连接词及小句之后,所标示的成分则属于主位结构中的人际和篇章主位成分。日语和汉语都存在其独特的主位标记,日语由于形态丰富依靠形态表达句法功能,因此其主位标记是必须的,有时候句子表层没有出现主位标记,但这不是说可以没有主位标记,而属于主位标记的省略。汉语与此不同,虽然口语中有着固定的几个表现形式,但是书面语中往往没有任何形式,我们认为这属于主位的零形态,即在主位后面总是存在一个主位标记的位置,在口语中,这个位置被“啊、呢、嘛、吧”等语气助词和逗号占据,在书面语中,这个位置是存在的,只是没有表面的表现形式而已,称为主位的零形态。如果承认主位的零形态,那么汉语和日语在主位标记上也表现出了一定的共性。 
  (三)主位的标记性 
  韩礼德把主位分为非标记性主位(unmarked theme)和标记性主位(marked theme)。凡是一个功能成分及其相应的形式在多数情况下出现,这样的情况便是非标记性的。相反,如果一个功能成分及其相应的形式只在特殊情况下出现,这样的情况便是标记性的。例如,我们夏天穿裙子,冬天穿棉衣,这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是很正常的,也是被大多数人认可的,因此可以说是无标记的。然而,如果有人冬天穿裙子,夏天穿棉服,这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很少见,并且在大多数的眼里,是不能接受的,因而是无标记的。由此看来,有标记和无标记是相对而言的,并不是完全相对里的两个概念。 
  三、结语 
  本文以韩礼德系统功能理论为指导,探讨了英语、日语和汉语三种语言的主位成分和主位标记,并且从这两个方面对英语、日语和汉语三种语言的主位结构进行了对比分析。通过研究发现,主位这一概念具有跨语言共性,但是由于日语属于 SOV 语言,形态变化丰富;汉语属于 SVO 语言,缺乏形态变化,两种语言的特点导致汉日在主位成分和标记以及不同语气的主位标记性方面表现出一定的差异性。而英语则同时具有SOV和 SVO,因此主位成分和主位标记没有汉语和日语那么明显。 
  参考文献: 
  [1]Halliday,M.A.K.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M].Edward Arnold,1985 /1994 /2004.


本文地址:http://www.kcjyyjzzs.com/lunwen/2974.html

相关阅读:
  • 1 新教师课堂管理的基本理念与策略
  • 2 浅析小学语文课堂有效教学
  • 3 应用情景教学法提高小学数学教学对策研究
  • 4 来华留学生中国文化体验课教学的几点思考
  • 5 利用电教媒体优化小学数学教学
  • 6 浅析“一带一路”背景下高职公共英语的教学改
  • 7 创建王选创新实验班,重构中学技术课程
  • 8 小学语文有效教学方式、方法的探索
  • 9 小学数学课前预习的策略研究
  • 课程教育研究杂志www.kcjyyjzzs.com 冀ICP备15004387号-3 网站地图 最近更新

    万方数据收录证书 课程教育研究是正规杂志吗 时代教育杂志社 课程教育研究杂志中国知网收录截图 《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简介投稿邮箱